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图书搜索:    
新闻报道

慈禧太后英伦情人惊现——百年奇书《太后与我》上市
(发布日期:2012-2-27 16:51:43)  浏览人数:5201
分享到: 更多

     最天才的作家;最叛逆的浪子;最情色的人生。近日,百年罕见的奇书《太后与我》由北京精典博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引进,元旦前后全国上市。
    《太后与我》是清末寓居北京的埃蒙德·巴恪思爵士以自传体撰写的一本回忆录:扭曲、夸诧、诡奇、极限,令人震撼。全书内容以他的宫廷奇特见闻为主轴,揭露诸亲王与军机大臣、后妃之间种种情爱,以及作者与慈禧之间维系多年的性爱关系。
 慈禧是中国历史上罕有的几个颇具争议的女性之一。她是满清咸丰帝之妃,同治、光绪两朝实际最高统治者。慈禧在人们心目中一直是心胸狭窄、卖国求荣的娇奢太后,她的残暴、刻薄、无情,闻名于世,令后人争论不休。《太后与我》却描述了慈禧不为人知的一面。

作者的传奇人生:英伦爵士北京隐士

   《太后与我》的作者埃蒙德·巴恪思男爵,称自己见过许多赫赫有名的文学家和政治人物,并与他们同床共枕,如奥斯卡·王尔德、奥布里·比奥兹利、保罗·魏尔伦,以及索尔兹伯里首相,几乎都是同性恋,仅一人例外,此人就是中国一代专制统治者、1908年去世的慈禧太后。
     埃蒙德·巴恪思,生于1873年英国约克郡列治文市(Richmond),祖上是曾经显赫的奎克家族。巴恪思是长子,承袭男爵爵位,就读牛津大学。1898巴恪思来到北京,他是个语言天才,除母语英语外,精通日语、法语、拉丁文、俄文、汉语、满语和蒙语(官话)等12种语言,很快成为《泰晤士报》以及英国外交部的翻译。1903年,满清政府擢升他为京师大学堂(后为北京大学)法律和文学教授。一年后成为英国外务处专员。   1910年巴恪思与《泰晤士报》记者布兰德合著《太后统治下的中国》一书,出版后旋即风靡世界。该书首次以独特视野,向读者展示中国帝制史上最后一位强权统治者慈禧太后与摇摇欲坠的清朝形象,此书文笔平易,引人入胜,披露了鲜为人知的内幕,被传为旷世之作。翌年清朝灭亡,作者声名如日中天。今人对慈禧皇太后的间接印象,或多或少都与巴恪思的介绍有关。巴恪思与布兰德又合著《北京宫廷回忆录》,在学术界颇受称颂。接着,他与悉尼·巴顿爵士合作,完成《汉英口语辞典》修订。  巴恪思的朋友描述他性格古怪,我行我素,言语阴柔,彬彬有礼,待人接物,谦恭平和,风度迷人,大凡见过他的人,都说他健谈风趣。但他却又是隐士。他在北京生活了45年,远离使馆区保护,摒弃早年衣冠楚楚的做派,穿衣打扮和生活习惯完全中式,抗拒与洋人打交道,竭力避免与西方人接触,前往某地之前,总遣仆人先行打探,确保没有洋人在,他才起步。 
 1944年1月,71岁的巴恪思于北京病逝。


 尘封68年书稿始见天日  

     尘封68年之后,《太后与我》原始手稿才首见天日,2011年在国外和港台地区出版,受到文化界瞩目,引起巨大轰动。
     本书是英国人埃蒙德·巴恪思男爵于1944年辞世前写成的一部手稿,写一个32岁的英俊异国青年,与一位69岁大权倾国的太后相爱,违背了正常规律,不少读者认为太荒唐、不实际、不可能,甚至有读者大骂作者无耻!
     耐人寻味的是,巴恪思在揭露满清末世朝廷堕落、腐败的时候,却不是用批判的态度,而是用欣赏甚至怀念的态度,对满清灭亡和慈禧的去世,书中处处表现出一种惋惜和悲伤的情绪。这是该书一个很深刻的矛盾。他在真实地揭露慈禧太后、李莲英以及满清王朝的达官贵人堕落腐败的同时,也写出了他们人性的一面。
     1944年1月,71岁的巴恪思于北京病逝。巴恪思临终前一年,在好友瑞士人贺普利医生资助下,以回忆录形式写就在欧洲的年轻时代的《往日已逝》和晚清寓居中国经历的《太后与我》。贺普利是两部书的编辑,并写了后记,但因战争等因素,加以内容极富争议性,使得书稿迟迟难以出版,贺普利将手稿复印多份,分转伦敦英国博物馆、巴黎国立图书馆、美国麻萨诸塞州剑桥城的哈佛学院图书馆。他在1973年逝世,友人将手稿留给巴恪思生前喜爱的牛津大学博德莱安图书馆。
     2007年,北京电视台的《科教观察》节目中,北京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副馆长向斯首次披露慈禧有过持续6年的跨国恋。2008年第12期《文史月刊》上刊登了向斯先生在《中国第一女人的奢侈生活》中揭露的一个惊人的资料,慈禧在六十几岁的时候,曾有一位英国情人。
     正是北京电视台的这则报道,将众人的视线集中到埃德蒙·巴恪思这个人身上。
     但凡读过此书者,惊叹为奇书者有之;斥它无耻者有之;赞它“描摹世态,见其炎凉”者有之。有称其“基本上建立在事实基础上” 的;亦有指责其“有计划、有步骤地伪造证据,欺世盗名”,完全伤风败俗的也有。


    
 是真实的历史还是虚构的小说?

     此书国外和港台出版之后,立即引起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焦点即是此书的真实性问题。拿起这本书,任何一个读者都会立即浮现一个大问号:是真实的,还是胡编的?作为私人写作的历史,书中颇多记载与官方历史所记录的大相径庭,读者疑窦丛生。书中特别是关于光绪皇帝是被慈禧太后派人勒死和慈禧太后被袁世凯开枪射杀而死的记录与史书完全不同,其中有多大的真实性?等等这些问题令读者疑惑。
     作家骆以军为台湾版写序时指出:“我没有资格和能力胡说此书是真是伪。它作为史料的辩诬与可信度并不那么重要了。这是一本伟大的小说。如果全书是巴恪思瞎掰的,那他是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大陆著名作家阎连科在香港翻阅后,更是连呼“奇书!奇书!”
     香港一家出版社社长说,《太后与我》应非“压抑扭曲性欲的最后发泄”,它所目击的光绪、诸大臣与慈禧之间惊心动魄的故事,和史书记载有颇大距离。但“跃然纸上的沧海桑田,人间变幻无常的苍凉悲伤之感,显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
     作家瓦当评论:“这是世界文学中一部百年不遇的奇书,一部发生在中国的性的抒情诗。仿佛众多古老的灵魂附体于巴恪思爵士身上,才使他写出这样的天籁之作。它纯洁而高贵,猥琐又糜烂,匪夷所思、令人窒息,甚至比《O的故事》还要优美。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文学亦不过如此。”
     中文本译者小说家、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硕士王笑歌认为:清代末季既是多欲之秋,也是多事之秋。《太后与我》所叙述的,慈禧一身所系,从义和团之乱、八国联军入京、珍妃之死、西行逃难,到宫廷起居、光绪幽禁、光绪和慈禧之死、东陵被盗,无一不引人注目,这些不仅是当事者的存殁悲喜,更是中国亿万小民命运改变的源头,“作者以接近政治最高层之利,在书中或直接白描,或透过相关人物口述,为诸事提供了真切的细节、独特的视角。”    
 


 争议一:慈禧、光绪究竟怎么死的?


     在传统的史书上,光绪皇帝是病死,这种说法有光绪皇帝的宫廷医疗脉案作为证据。但2008年11月14日,国家清史纂修工程重大学术问题研究专项课题公布了《清光绪帝死因研究工作报告》,指出经科学测定,光绪帝乃是被人用砒霜毒死的,从而推翻了以前史书的说法。可是,巴恪思在书中提出,光绪皇帝是在慈禧太后“兹著皇帝即时自裁,另有旨易大位”的懿旨命令下,由太监崔德隆和毛克勤勒死的,而传达懿旨的人就是李莲英。书中详细地记录了谋害的过程。巴恪思的记录,就是根据凶手李莲英和崔德隆亲口讲述的事实。根据李莲英的讲述,开始是用砒霜慢慢将光绪帝毒死,砒霜是放在光绪帝喜欢吃的发糕中,但后来慈禧太后由于英国的医生要来为光绪帝体检,不得不改变了计划,下令将光绪帝勒死。
     巴恪思说,开始他和大家一样,以为光绪帝死于砒霜中毒,直到听了李莲英和崔德隆讲述的事实,才明白事情的真相。而且,巴恪思1921年读了光绪帝的日记,就更加确信。
     从巴恪思的记录看,一切都是符合逻辑的,事实都来自直接的当事人,无懈可击。而且也很好地说明,光绪帝与慈禧太后的死相差不到24个小时,是有复杂的政治原因,而非偶然的巧合。但是问题是,与其它的历史资料对比,却发现很多地方与巴恪思的记录不相符合。例如巴恪思记录慈禧太后要立溥伦为帝,自己继续摄政,但据《清史编年》记载,11月13日,也就是光绪帝去世前一天,慈禧太后就以光绪帝名义下诏:“醇亲王载沣之子溥仪,著在宫中教养,并在上书房读书。”同时下诏:“醇亲王载沣为摄政王。”而14日,也就是光绪皇帝去世的当天,慈禧太后再次以光绪帝的名义下诏:“摄政王之子溥仪,著入承大统为嗣皇帝。”如果慈禧太后要立溥伦为帝,自己摄政,那么,她为什么要在光绪帝死之前下这样的诏令呢?难道其中还有别的隐情吗?另外,说袁世凯射杀了慈禧太后,那他怎么能带枪进入警卫森严的皇宫呢?枪杀太后之后,他又如何全身而退呢?这些巴恪思也没有任何交代。

 争议二:69岁慈禧和32岁异国军官共谱黄昏恋


      本书记载32岁作者,埃德蒙·巴恪思男爵与70余岁的慈禧共度黄昏恋,而且描述慈禧70来岁肌肤还有如20岁的少女!这是真的吗?
      北京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副馆长向斯认为,慈禧与英国军官巴恪思是否共谱黄昏恋,其真实性还待考究,但巴恪思确有其人。1902年慈禧自西安返宫后,对西方人的态度确实开始有了转变,有邀请西方人进宫做客;出身于英国贵族家庭的巴恪思,26岁到北京,懂十二国语言,是个中国通,因此,巴恪思陪同英国人进宫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著名清史专家、 清东陵文物管理处原副主任于善浦(曾开棺亲自丈量过慈禧的遗体)就此表示,《太后与我》,写一个32岁的英俊异国青年,与一位69岁全权倾国的太后相爱,违背了正常规律,大多读者看了,认为太“荒唐”,不实际,不可能。其实,历史上的慈禧,27岁寡居,她很注重保养身体,尤其注重美容术,尽然保持了美妙的容颜,1902年,慈禧身边有两位刚从法国回来的德龄、容龄姊妹,她们充当慈禧的御前女官,在侍奉慈禧太后沐浴时,亲眼见到了慈禧太后的胴体,肌体丰满,皮肤细嫩。
      德龄在著作中,夸赞慈禧60多岁的老妇人,竟然如同20岁的少女,简直是一位大美人。完全可以想象,埃德蒙·巴恪思男爵与慈禧太后发生性爱,是可能的。慈禧的青春永驻的秘密在哪里呢?那位在慈禧身边生活了两年的御前女官德龄,1902年出版的《御香缥缈录》,在“太后的梳妆台”和“玉体横陈”两节文字中,描写了慈禧染发、吃珍珠粉、搽鸡蛋清、涂脂抹粉,吃人乳等护肤养颜方法,披露了慈禧保持了一个少女的容颜和体态的秘密。于善浦对德龄所写慈禧喝人乳一节,渲染了人乳驻颜的神奇作用,感到有些虚假,认为德龄是出于“哗众取宠”而已。偏巧于善浦在北京第一历史档案馆查阅“清宫档案”时,无意中查阅到,宫中供给慈禧人乳的女子名单。
      慈禧果真喝人乳,所以能使容颜和肌肤永保少妇的风韵。德龄还写道,慈禧还让刚生完孩子奶水好的年轻女子,帯孩子住在深宫,有时不免孩子的啼哭声飞出宫墙,当时就曾传出慈禧有私生子的丑闻。另外从北京故宫博物院图书馆所藏的1904年慈禧大幅染色照片上,可看出慈禧上了年纪,依然明眸秀眼,容貌娇媚,头饰珠翠,衣着华贵,一派十足的贵妇人。所以埃德蒙·巴恪思男爵在《太后与我》书中描写与慈禧太后的情爱,不是编造,而是真实的。

   打印本篇文章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3-2015 JINGDIANBOW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82061212 传真:010-82061212-8002
公司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大街87号德胜国际E座101室
Copyright @ 2013 www.jingdianbow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精典博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0163号